13597498981   
律师简介更多>>

乔方律师,付主任律师、合伙人、中华全国律师协会会员,专业律师。 1966.5.12日出生,现籍湖北枣阳市吴店镇人,原籍河南省唐河县人,祖籍山西省祁县乔家大院,迁籍南....【详细介绍】

枣阳专家律师
枣阳律师在线
您的位置:枣阳律师专家网 > 典型案例 > 正文

猥亵儿童犯罪律师诉讼案例

来源:原创  作者:乔方   时间:2019-10-13

【案情简介】

一审法院认为,被告人蒋某某在深圳市龙岗区宝龙街道深汕路租用他人房屋做教室,开设硬笔书法培训班并担任书法老师。2018年7月到8月期间,被告人蒋某某在教学过程中,多次趁帮学生矫正姿势或者绑系围裙的时机,对未成年女学生陈某某、魏某摸腰、摸胸、摸下体的猥亵行为。(2019)粤0307刑初208号《刑事判决书》判决:一、蒋某某犯猥亵儿童罪,判处有期徒刑六年;二、禁止蒋某某自刑罚执行完毕之日起五年内从事教育培训等与未成年人相关职业。湖北鸣天律师事务所接受被告人蒋某某亲属的委托,担任其上诉后二审的刑事辩护律师。二审法官姜某某、阮某、谢某进行了书面审理。2019年9月18日(2019)粤03刑终961号《刑事判决书》撤销原判,改判为三年有期徒刑。

【辩护意见】

关于蒋某某涉嫌猥亵儿童罪的二审辩护意见书

尊敬的审判长,各位审判员:

湖北鸣天律师事务所接受蒋某某的妹妹蒋某的委托,并经蒋某某本人同意,指派乔方律师担任蒋某某涉嫌猥亵儿童罪的第二审辩护人。通过会见被告人,让被告人如实陈述事实真相,向原审及其他辩护人详细了解情况,查阅全案证据材料,特别注意到新证据和对被告人有利的证据,也注意到据以定罪的证据不充分且不能相互印证,矛盾重重,疑团未解,特别是一些关键性“言词证据”均为不应承担法律责任的未成年人在所谓的“监护人”指使和授意下陈述的,证言之间相互矛盾,原审法院没有将非法证据予以排除。原审证据不合常理且无法证明被告人犯罪,新证据恰恰否定了被告人的“猥亵儿童”行为,根据我国《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四条第一款规定,被告人对第一审认定的事实、证据提出异议,可能影响定罪量刑的上诉案件,应当组成合议庭,开庭审理。辩护人认为,原审调查事实不清,关键性的证据缺失,证据不充分,证据之间不能形成锁链,原审法官的主观、武断和偏见,导致其认定事实错误。根据疑罪从无的原则,二审人民法院应当敢于尊重客观事实,将此案发回重审,或者依法认定并宣告蒋某某无罪:

一、司法机关采信不需要负法律责任的未成年人“证言”和“陈述”,需要特别慎重,如无旁证充分印证,不能轻易采信。在本案中,据以定罪的主要证据和关键性证据是言词证据,指向犯罪的客观性证据很欠缺。而这些主观性的言词证据随意性很大,主要来源于作为被害人和证人的陈某彤的三次陈述、陈某冰的一次陈述和魏某的一次陈述。陈某彤、陈某冰和魏某均系未成年人,其“陈述”没有其它证据予以印证,无论其主观和动机是什么,其随意指证他人和杜撰故事,这些未成年人“陈述”的可信度较差,如果被司法机关轻易采信,将会使他人蒙受不白之冤!而法律是不会追究这些未成年人的法律责任的。况且其陈述矛盾重重,疑问多多,不能相互印证,不能排除合理怀疑,而有效的关键性证据缺失,据以定罪量刑的证据不能达到我国《刑事诉讼法》规定的确实充分程度,原审据此认定被告人蒋某某老师猥亵儿童罪,是认定事实错误。

    二、被告人蒋某某在帮助学生系、解围裙矫正学生身姿以及执教的过程中有与学生肢体接触的行为。对此行为是正常的教学行为还是猥亵行为?原审法院认定被告人实施了猥亵犯罪的行为缺乏事实根据和证据支持。现对原审据以定罪的证据核实并分析如下(如图所示五)

  2.1、“被害人”陈某冰的陈述笔录,该笔录无法证实被告人蒋某某在主观上有猥亵的故意。陈某冰仅于2018年8月7日做过一次笔录(见卷一 P30),根据陈某冰的陈述,被告人是在课前系围裙的时候触及到其身体,上课教其握笔的时候触及到其胸部。陈某冰将“触及”的行为称之为“摸”,属于用词不准确。辩护人认为陈某冰系10岁的未成年人,其认知和表达均受到一定的局限性,陈某冰表述的准确性存在偏差,尽管被告人可能在系围裙和矫正身姿以及执教的过程中,有无意识接触其身体的行为,但是,绝不能因此就认定被告人有“猥亵”的故意。

  2.2、对于被告人所谓“摸胸”的行为,陈某冰陈述称“蒋老师教我毛笔书法的时候,就从背后握住我的右手,教我拿毛笔,结果他的另外一只手就摸了我的胸部”。按照常规,教年仅10岁的小孩写毛笔字时,通常都是站在小孩身后,右手握住其右手运笔,左手在小孩的胸、肩或者腰、腹部用手掌摁住,以纠正其姿势。由于小孩身体容易左右或者前后摇晃不定,教师的左手就会下意识的按住学生的腹、腰部或胸、肩部以固定其身体不能随便乱动,被告人的教学方法符合常理。应该说,系、解围裙和矫正身姿的执教行为与“猥亵”的主观故意具有明显的区别和本质的不同。

  陈某冰随后在回答侦查机关的追问时“有没有揉搓或者抓紧”时重复说“就是隔着衣服,把左手按在我的胸部上面……没有(揉搓和抓紧),就是按在我的左边的胸部上面”,足以证实被告人除了按住其胸部以外,没有“揉搓、抓紧”等具有猥亵特征的进一步表现。隔着围裙和衣服按住不动以固定身姿,就是很正常的教学动作,至于他人主观上怎么看待和理解是另外一回事,不同年龄、不同层次、不同文化的人看到这一现象,可能会有不同的理解和观点。

  2.3、至于被告人“摸下体”的行为,陈某冰是这样陈述的:“后来上课的时候,有时候帮我们围围裙的时候,还隔着围裙和我的衣服,从后面摸了我的下体,事情的经过就是这样的”。客观情况是,被告人上课时有10多个学生不等,除个别年龄比较大的学生可以自己系围裙外,其他年龄小的学生都是由被告人负责系、解围裙。系围裙均是在临近上课时,完成整个“套脖、打结、整理、系绑”的动作,也仅仅需要三秒钟左右的时间。众目睽睽之下,在这仓促且忙碌的几秒钟内,隔着围裙和衣服不可能实施所谓的“猥亵”行为。即便有所谓的“猥亵”行为,应当会被多数学生所发现。而本案中,发现他人被“猥亵”的仅仅只有试课三天的陈某彤,既然是在有10余学生上课的课堂上,为什么陈某冰、魏某和陪读陈某冰的亲哥哥陈某晔等同学均没有发现蒋某某有“猥亵行为”?

  辩护人认为,陈某冰作为10岁的孩子,其陈述仅仅能够证实被告人在系围裙和矫正身姿执教的过程中可能有无意识触碰到其身体的动作,并不能证明被告人有猥亵的主观故意。

三、证人陈某彤的证言属于未成年人的证言即使有隐匿实情和作伪证,也不受法律追究。其证言虽然偶有与陈某冰陈述印证的地方但是其证言矛盾重重真实性存疑不应作为定案的关键证据和主要依据。

原审程序违法,证人陈某彤的“证言”依法应当排除使用和不予采信。我国《未成年人保护法》第56条规定:“公安机关、人民检察院讯问未成年犯罪嫌疑人,询问未成年证人、被害人,应当通知监护人到场。”《未成年人保护法》的规定修改和增加了对刑事诉讼法关于未成年人的询问主体和程序问题,但是,侦查机关在询问未成年人陈某彤时,没有通知其父母作为法定监护人到场,而是由其二婶婶蔡某某到场。陈某彤的父母是其第一顺序的法定监护人,蔡某某不是其监护人,侦查机关通知并允许蔡某某在场所作的《询问笔录》,因程序违法,应当排除对该证据的适用和采信。更何况,蔡某某是被害人陈某冰的母亲和法定监护人,陈某冰在做陈述时,蔡某某在场。当时,蔡某某与陈某彤、陈某冰生活在一起,其同时作为两名未成年人的在场监护人,未免不背后串通、和议,所以,难以保证两名未成年人陈述的客观真实性。

据陈某彤讲,2018年7月16日、17日、18日三天与陈某冰一起上书法课,侦查机关共做过三次笔录,辩护人现将其三次笔录的内容整理、对比和甄别:通过对比、甄别可知,陈某彤形成于2018年8月、9月、11月的三次证言对被告人行为的主观臆断和推测层层递进、描述情形日益严重且详细。第一次陈述仅称有从后面看到被告人和一些小女孩有很亲近的肢体动作,第二次陈述变成在侧面看到陈某冰和另外一个小女孩的胸部和阴部被摸,第三次则更进一步,被告人不仅有摸其的企图,还趴在其耳朵旁边说喜欢之类的话。按常理,离案发时间越久,记忆力应该越模糊,而不是时间越久印象越清晰。陈某彤的陈述明显不符合记忆规则。这三次笔录的真实性还有如下疑点:

  3.1、陈某彤所描述的“摸另外一个小女孩”的情形完全不存在。其仅仅试课三天,不认识该小女孩可以理解,但是陈某冰在案发时已经上课半年多,不认识那个小女孩、甚至不能提供小女孩的任何信息是不可能的。

  3.2、陈某彤年满14 岁已上中学,陈某彤只是试课三天,被告人在对其完全陌生的情况下不可能贸然去猥亵她。和一个14岁的大女孩说喜欢她,而且还当着她的面猥亵她堂妹陈某冰不合常理。陈某彤称“被告人猥亵自己”的陈述,没有其他证据予以印证,属于孤证,不能采信。

3.3、陈某冰除了堂姐陈某彤之外,还有一个亲哥哥叫陈某晔,陈某晔也在被告人处学习书法。据被告人回忆,陈某晔十四、五岁,一米七的个子,兄妹二人每次都是同来同往,练字时都是同座或邻桌学习。兄妹二人同时上培训课的事实,辩护人从调取的《奇幻坊书法培训班考勤签到表》中得到了证实(见证据二)。那么,被告人会当着陈某冰的亲哥哥、一个一米七的初中男生的面猥亵他的妹妹吗?如果陈某彤只去了三天就发现了自己的堂妹被人猥亵,陈某晔与陈某冰一起培训了半年时间都没能发现吗?为何陈某冰的监护人在报案时完全不提陈某晔陪同上课的事实?侦查机关为何在被告人提出向陈某晔核实案情的请求后,不对在场人陈某晔调查取证?因此,陈某彤的证言在记忆规则和常理上均无法说通,且无其他有效证据予以印证,其真实性严重存疑,依法不应作为本案的定案根据。

3.4、从调取的《奇幻坊书法培训班考勤签到表》中得到证实(见证据二):陈某冰是从2018年4月29日就开始参加被告人的书法培训班了,而陈某冰在笔录中陈述是2018年7月16日才开始上书法培训的,陈某冰为什么要说假话?

3.5、陈某冰称,被告人是用左手摸自己的,详见报案记录和被害人陈述。而陈某彤在笔录中一直陈述,被告人是用双手摸其堂妹陈某冰和另外一个小女孩的。为什么在这些最重要的关键环节总是会出现矛盾和疑点,未成年人的描述亦真亦幻?

3.6、“隔着围裙和衣服从后面摸其的下体”,围裙和衣服把10岁的陈某冰身体包裹的严严实实,被告人不可能从后面去摸到被害人的“下体”。

  四、“被害人”魏某的陈述言不符实不符合常理且辩护人有理由怀疑其指证动机是为了报复被告人。原审证据材料中虽然遗漏了对被害人、被告人和凳子相关部位高度的测量和检查,但是魏某作为本案的第二个“被害人”,案发时年仅11岁,应当个头不高,其于2017年7月开始在被告人处学习书法,其于2018年8月7日做过一次笔录(见卷一 P40),期间陈述“最近一次是2018年8月5 日下午的培训课(课时是14至16时),上课教我写硬笔书法的时候,蒋老师从后面用双手在我胸部乳房处揉搓,大概揉搓了一分钟。中间休息10分钟的时候,因为我们坐的凳子很高,蒋老师过来用他的下体来回在我的右腿膝盖蹭,蹭了约2分钟。”“他经常是双手从后面抱住我,然后用手摸我的乳房,偶尔是过来教我写字的时候,在我后面右手握我写字的手,左手就在我的胸部抚摸。又一次是休息的时候我在楼梯间坐,蒋老师走过来坐在我左边,叫我腿张开,但是我没有张开,然后他用手在我裤子的外面摸我的下体部分”关于其陈述中的疑点部分有如下几处:

4.1、普通的一间房子,十几个孩子在一起学习书法,面对10余双眼睛,一览无余。被告人在众目睽睽之下用双手搓揉魏某的胸部“长达一分钟”的时间却不被人看到的可能性几乎为零。

    4.2、现场勘验照片中有拍到上课使用的塑料凳子(如图所示三)。此类凳子的尺寸是基本固定的,一般高度均为45-46cm左右,一个孩子坐上去,加上膝盖的高度,最多能达到50cm。而被告人身高178cm,正常的站立状态下,其下体离地最少有85-90cm左右的高度,不在同一个高度,距离相差35-40cm。被告人如果想用生殖器蹭魏某的膝盖则必须保持半蹲的姿势,而保持这种姿势达到两分钟,会立即被周围的人所发现。

4.3、据魏某的陈述,被告人的行为性质非常恶劣,胆敢趁课间休息时在楼梯间抚摸其阴部。但据辩护律师对书法培训班学生林晓华的调查(见证据一)中了解到,被告人不让学生到楼梯间玩耍,原因是担心安全问题。被告人本人也陈述:由于培训班此前出现学生因玩耍受伤而被索赔的事件,在课间休息时严格限制学生的活动范围,只允许学生在教室和走廊、洗手间之间活动。因此,魏某的陈述是孤证,且明显与事实不符。

4.4、每层楼梯间安装有两个监控,于2018年5月坏掉 (见卷一P71房东洪某的证言)。如魏某所言,被告人于2017年12月在楼梯间抚摸了其阴部,当时的监控还在正常使用中,被告人在监控下做出此种行为,为什么侦查机关不调取监控录像?为什么卷宗中没有这些关键性证据?

  4.5、魏某2017年7月起在被告人处学习书法,期间多次因违反课堂纪律或破坏教室物品、向楼下扔石块等问题被蒋某某训斥,而魏某的父亲也与蒋某某有矛盾(因魏某父亲在微信家长群里发布与教学无关的信息被蒋某某制止产生矛盾,双方曾在家长群中发生过严重的言语冲突,家长群的微信聊天记录可以证实),辩护律师此前已经申请调取被告人被扣押于龙岗区看守所的手机,从而获取被告人的手机信息。因此,不能排除魏某及其家长产生报复心理的可能性。

4.6、证人黎萌熙、丘光宏均从2015年起就在被告人处学习书法,其二人均陈述从未看到或者听同学说过被告人有猥亵行为,且认为被告人是个认真负责的好老师。因此,魏某的陈述属于孤证,没有任何客观性证据予以佐证,其陈述不合常规,没有可信度。

4.7、“左手从其的无袖衣服胳膊处伸进其的衣服里面摸其的乳房”,经多次试验,一个成年人的大手,根本无法实现从一个11岁未成年人的无袖衣服胳膊处伸进去。

五、根据侦查机关的勘验笔录、勘验照片、出租人洪汛的证言、被害人陈述和被告人供述,蒋某某所租赁的书法培训班教室位于深圳市深汕路龙岗段**号某某旅馆四楼****号房,此房间是一个相对比较封闭和隐蔽的空间,不属于我国《刑法》第二百三十七条第二款所称的“聚众或者在公共场所”,原审适用该条款是适用法律错误。(如图所示二)

六、原审证据材料中遗漏了对围裙和被害人陈某冰、魏某的勘测,询问笔录中也没有被害人身高和围裙的相关数据,以致于案件中没有补强证据,导致控诉的证据不充分。公诉机关曾经以“事实不清、证据不足”退查后,侦查机关也没有补充到任何有价值的证据。根据事后辩护律师对书法培训班所使用的围裙的测量:围裙高度为102cm,宽度为73-75cm,左右系腰的带子长度各为33cm,挂在脖颈的带子长度为50cm,(如图所示四)所以,这样的围裙如果围在年龄较小的学生身上,势必会造成宽松和包裹的状况,有时围裙的腰带会在学生的腰位下面与臀部之间,老师在帮助其调整围裙与身体相适应的过程中,肯定会与其身体有较多的接触,然后再系上带子。对于不熟悉情况的同学或者比较性敏感的同学,看到这种现象后,或许会产生更多的误解和不成熟的判断,所以其陈述往往会出现谬误。因此,我国《刑事诉讼法》第六十二条第二款规定:“生理上、精神上有缺陷或者年幼,不能辨别是非、不能正确表达的人,不能作证人。”

七、公诉机关指控蒋某某涉嫌“微信儿童罪”的行为实质上是老师执教矫正学生身姿和帮助年龄小的学生调整与系、解围裙的正常行为。感性认识必须还原于事实真相,透过事物的现象看本质。感性认识常常会产生误区,你所看到的未必就是真实的。孔子的一位学生在煮粥时,发现有肮脏的东西掉进锅里去了。他连忙用汤匙把它捞起来,正想把它倒掉时,忽然想到,一粥一饭都来之不易啊。于是便把它吃了。刚巧孔子走进厨房,以为他在偷食,便教训了那位负责煮食的同学。经过解释,大家才恍然大悟。孔子很感慨的说:我亲眼看见的事情也不确实,何况是道听途说呢?

“横看成岭侧成峰,远近高低各不同。”陈某彤初来乍到,对书法培训班的教学方式、方法还不十分了解,所以,其从不同角度所观察到的事物现象和自己对事物的认知还停留在感性的表面上,难免会产生认识上的误区。而对于长期在此学习书法的其他同学来说,蒋老师帮其矫正身姿和调整、系、解围裙的行为是很正常的行为,与“猥亵行为”有根本性的区别。

八、本案如何正确适用法律,对被告人定性处罚,值得商榷。我国《治安管理处罚法》第四十四条规定:“猥亵他人的,或者在公共场所裸露身体,情节恶劣的,处五日以上十日以下拘留;猥亵智力残疾人、精神病人、不满十四周岁的人或者有其他严重情节的,处十日以上十五日以下拘留”比照我国刑法修正案九和《刑法》第二百三十七条的相关规定,即使被告人有“猥亵”情节,本律师认为,在证据不充分的情况下,对蒋某某定罪6年有期徒刑的量刑,也处罚畸重。

综上所述,本案直观反映定罪的证据仅有言辞证据,且言辞证据不能相互印证,未成年人陈某彤的“证言”因程序违法应当被排除使用,本案有效的关键性证据完全缺失,据以定罪量刑的证据不能达到确实充分的程度。关于猥亵儿童罪的特点,往往会出现有被害人指证即“随意定性、乱贴标签”的情形,是因为所有人都认为“小孩不会撒谎”的思维定式。但每个案件均有其特殊性,本案被告人是个年过半百的书法老师,前二年与他人一起开设培训班,后二年自己单独开设书法培训班,学生从十几人.发展到一百一十多人。课程紧凑,琐事繁多,每节课十几个孩子到二十个孩子的教学和安全均需其一人负责,教学非常繁忙。称其在教学的公共场所实施“猥亵行为”,且所谓的“猥亵”仅是隔着围裙和衣服摸被害人阴部、腰部和胸部,或者一分钟揉搓被害人的乳房,半蹲两分钟用生殖器(被告人生殖器阳痿,没有正常的性生活,原审中没有对被告人的性器官进行检查)蹭其膝盖,这与客观事实不符且不合常理。

  本律师会见被告人,与其接触,感觉到被告人是个醉心书法,自视清高,恃才傲物,极其注重个人品格的人。被告人过去有毒品犯罪历史,那是因为家庭贫困的缘故,毒品犯罪与“猥亵儿童”的行为没有实际联系。被告人虽然有前科,但是,原审不能为此就否定被告人的人格和监狱改造成果,从而对被告人存有偏见,在证据不充分、事实不清楚的情况下,就对被告人定罪量刑。为了使无罪的人不受法律追究,为了在人民法院这最后一道防线不产生冤假错案,请合议庭严格审查本案的关键性证据,在证据不充分且不能印证的情况下,根据疑罪从无的原则,依法将此案发回重审或者改判被告人蒋某某无罪,立即释放。

以上辩护意见,恳请二审法官慎重考虑并予以采纳。

辩护人:湖北鸣天律师事务所乔方律师

                  2019年6月3日

 

【判决结果】

被告人蒋某某犯猥亵儿童罪的认定事实部分错误,量刑不当,本院决定撤销(2019)粤0307刑初208号《刑事判决书》,改判蒋某某三年有期徒刑。

【裁判文书】

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

刑事判决书

(2019)粤03刑终961号

【案例评析】

这是一起典型的涉嫌猥亵儿童罪的刑事案件,但是,在一审过程中仍然存在以下问题,可以提起上诉:

上诉人蒋某某因不服(2019)粤0307刑初208号《刑事判决书》,现提出上诉,请求二审人民法院依法撤销原判,将此案发回重审,或者依法改判上诉人无罪。

委托辩护人:乔方,湖北鸣天律师事务所律师,联系方式:13597498981

事实和理由

一、原审认定事实错误,严重地影响到对于本案的公平、公正审理和判决。

二、原审证据不充分,难以保证定罪的确定性和公正性。

三、原审量刑过重,请求二审人民法院依法改判,予以从轻减轻处罚。

四、本案如何正确适用法律,对被告人的行为准确定性处罚,值得商榷。我国《治安管理处罚法》第四十四条规定:“猥亵他人的,或者在公共场所裸露身体,情节恶劣的,处五日以上十日以下拘留;猥亵智力残疾人、精神病人、不满十四周岁的人或者有其他严重情节的,处十日以上十五日以下拘留”比照我国刑法修正案九和《刑法》第二百三十七条第三款的规定,根据被告人的犯罪事实和情节,本律师认为,本案对蒋某某的定罪为猥亵儿童罪,并判处有期徒刑六年,其处罚结果,明显较重。

五、根据最高人民法院法发(2017)7号量刑指导意见,对被告人蒋某某的量刑意见建议如下:疑罪从无,本案因证据不足,应当对蒋某某予以重新定罪量刑。

以上上诉意见,恳请二审人民法院予以慎重考虑,并采纳为盼!

上诉人:蒋某某

辩护人:湖北鸣天律师事务所 乔方 律师

2019年5月4日

【结语和建议】

一是当事人的亲属不懂怎么样聘请专业的刑事辩护律师,在侦查阶段,已经失去专业刑事辩护律师提供专业帮助的最佳时机,所聘请的律师是当地综合性办案律师,实际上该律师是办理民事方面案件的律师,所起的作用,实际上是按民事诉讼的套路在出牌,只是一个例行的程序性服务,没有从专业辩护的角度去找到位置、没有抓住关键性问题去做有利于被告人的有效辩护。

二是当事人的亲属不知道怎么花钱,怎么支付律师费。该花的钱舍不得去花,不该花的钱却花了。该支付的律师费,应当毫不犹豫支付,不该支付的冤枉钱却额外支付了。关键时刻,需要花钱,其亲属掉链子,不能及时拿钱,结果,定罪量刑不满意,才引起二审。

三是此案上诉完全是可以的啊,但是,当事人亲属是有病乱投医,先后找了很多律师辩护,二审时委托了深圳市律师所的三个律师,而后又辞去其中的两名律师。最后,才委托乔方律师辩护,本律师是受命于一审败诉之际,二审极其危难之间,亲赴深圳后,取得了以前的辩护律师没有取到的对被告人有利的证据,经过整理并经公证后快递到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详细研究后撰写了辩护词,与主审法官进行了沟通。本律师曾经建议二次去深圳市驻守,找机会与主审法官当面沟通案情,但是当事人亲属吝惜钱财,舍不得花钱,未遂心愿。所以,刑事案件律师的成功辩护,也确实需要犯罪嫌疑人亲属的信任和全力配合。虽然本案由六年有期徒刑改判为三年有期徒刑,但是,从证据的角度来看,本案仍然应当宣告无罪,可能二审人民法院法官对宣告无罪有难度和阻力。本案如果再审,仍然有很大的辩护空间。

枣阳律师专家网

QQ在线

在线咨询

13597498981

添加微信

扫描添加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