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597498981   
律师简介更多>>

乔方律师,付主任律师、合伙人、中华全国律师协会会员,专业律师。 1966.5.12日出生,现籍湖北枣阳市吴店镇人,原籍河南省唐河县人,祖籍山西省祁县乔家大院,迁籍南....【详细介绍】

枣阳专家律师
枣阳律师在线
您的位置:枣阳律师专家网 > 刑事辩护 > 正文

卢秋合等14人贩毒被判死刑 乔方律师代为上诉发还重审

来源:原创  作者:乔方律师   时间:2017-09-21

卢秋合等14人贩毒被判死刑  乔方律师代为上诉发还重审

一、导引

卢某某、卢咱某、邹某某、李某某等14人贩毒20.3千克,涉及广东、湖南、湖北三省市。一审由襄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理,判处卢秋合、邹国平、李小兵死刑,卢咱么无期徒刑。宣判后被告人不服,均表示上诉。乔方律师代为卢秋合上诉,主要理由是:本案证据不足,证据的疑点重重,且不能相互印证。比如:装运毒品的包装,从红色行李箱变成黑色行李箱,又从黑色行李箱变成鞋盒子、手提袋,没有衔接和交待清楚,有没有拿错和掉包现象?查封时的毒品与交付鉴定的毒品相比,少了278克,有没有拿错和掉包现象?湖北省高级人民法院经审理后,认为事实不清、证据不足,因此将此案发回重审。

二、案情简介

    卢秋合、卢咱么涉嫌贩卖毒品案件系公安部“2014—587”号毒品目标案。2014年,枣阳市公安局在襄阳市局的指导和参与下,主侦公安部“2014-587”号毒品目标案,警方经过六个多月的缜密侦查,周密布控,成功侦破公安部“2014—587”号毒品目标大案。收缴各类毒品47公斤,抓获毒贩15人,缴获冰毒22公斤、麻古6万余颗、半成品毒品麻古13公斤、“神仙水”60瓶,扣押涉毒车辆7辆、作案手机27部,收缴毒资10万余元,系襄阳警方2014年以来破获的最大一起贩卖毒品案。

  此案涉及人员多,分工明确,资金流量大,作案手段隐蔽,集毒品制造、运输、贩卖“一条龙”,作案区域跨越湖北、湖南、广东等多个省市。

  为侦破此案,公安机关组成专案组,赴襄阳市、湖南省岳阳市、广东省揭阳市等地展开侦查。初步查明了以陈某、张某、江某为首的贩毒团伙涉案人员的基本情况、犯罪事实和制贩毒网络,以及犯罪嫌疑人的身份信息、活动轨迹、资金往来等情况,迅速将该案定为“6.05”专案,公安部也将此案列为部督“2014-587”号毒品目标案件。

  7月23日,专案组获取信息,将有一批毒品从湖南省岳阳市贩卖至襄阳市。专案组经过分析判断,决定收网。该局抽调25名民警,襄阳市禁毒支队增派6名民警,对毒贩进行抓捕。7月24日15时许,专案组在襄阳市襄城区将犯罪嫌疑人张某、陈某、张某某抓获,当场查获毒品麻古22200余颗,“神仙水”60瓶,冰毒1公斤,扣押运毒车辆2台。

  8月12日晚22时许,专案组在襄阳市区、枣阳市兴隆镇两地同时收网,将犯罪嫌疑人陈某、柳某、陈某某抓获,成功捣毁一个制毒加工窝点。当场缴获毒品麻古4公斤、半成品麻古13公斤,收缴制毒工具烘干机2台、搅拌机1台、压片机1台、扣押车辆2台、手机4部。

  9月12日下午2时许,专案组连续作战,在湖南省岳阳市南岳大道,将驾车冲卡的3名犯罪嫌疑人李某、姜某、王某抓获,当场缴获冰毒20余公斤。随即,又在湖南省岳阳市、广东省揭阳市将贩卖毒品的犯罪嫌疑人刘某、江某一举抓获。

  10月23日下午2时许,专案组在洪湖市螺山镇友谊商务宾馆门前将犯罪嫌疑人邹某、王某一举抓获,当场收缴仿六四式手枪1支、子弹5发、麻古2075颗。

  11月13日、15日专案民警连续作战,在广东省惠来县将犯罪嫌疑人卢某、卢某某抓捕归案。至此,该案全部15名涉案人员悉数落网。

卢秋合,小名妙莲,户籍登记为1988年10月11日出生,公民身份证号码445224198810113942,住广东省惠来县岐石镇华清管区吴爷公路北五横巷2号之一。2003年结婚后一直务农,家有六口人,丈夫卢纯34岁,因购赃车被判刑,刑期已满获释,家有2子2女,4个小孩。小叔子卢俊龙因贩毒在广州被抓。2014年11月17日因涉嫌贩卖毒品被枣阳市公安局刑事拘留,同年12月20日经枣阳市人民检察院批准逮捕,现羁押在枣阳市看守所。卢秋合被抓捕后,其丈夫卢纯于2015年1月15日委托湖北鸣天律师事务所乔方律师作为卢秋合的辩护人。接受委托后,本律师曾经分别于2015年1月15日、19日,2月13日、3月31日四次会见了犯罪嫌疑人卢秋合,又去人民检察院依法阅卷并拍照取得了案件材料。目前该案件正在退查过程中。通过反复研究讯问笔录、物证、鉴定等材料,本律师认为本案在程序、证据、事实方面存在诸多问题,影响犯罪嫌疑人的定罪量刑,为了充分保障当事人依法获得刑事辩护等刑事诉讼权利,根据事实和法律,本律师拟做无罪或者罪轻的辩护。

三、刑事辩护律师阅卷摘要

    卢秋合等涉嫌贩卖毒品案件阅卷摘要笔录

一、讯问时间:2014年11月14日14时36分至17时22分讯问地点:惠来县公安局 侦查人员:张永 李爽 记录员张永。卢咱么供述:自己小名叫“惠茎”,25岁,小学,一家8口人,公公卢国文70多岁,公婆68岁,丈夫卢俊龙30岁,2014年7月16日涉毒被广州白云区公安局抓获,关白云区一看。长子卢开洋13岁在读书,次子卢开岳5岁,三子卢开研3岁,四女卢晓樱1.5岁。户籍广东揭阳市惠来县屿(岐)石镇华清管区吴爷公路北五横巷,现住惠来县北郊新村,和弟弟同住,在惠来县金银岛开“谷粮之家”,从事餐饮业。

  介绍贩毒的邹国平与“妙莲”认识,因“妙莲”没有文化,不会存取款,我帮她在银行存取贩毒的钱。“妙莲”30多岁,住惠来县华清村村委会后面,是丈夫哥哥的妻子,有四个孩子。丈夫卢纯,2014年2月份因买赃车被抓。我丈夫卢俊龙贩毒,邹国平是他的客户。平时邹在丈夫手里买毒,时间长了我就认识。今年7月丈夫因贩毒被抓,邹就打电话联系我,让我帮他找卖毒的人。我想到邹平时买毒都是现付、很有经济实力,正好“妙莲”平时也贩卖毒品,就介绍邹与“妙莲”认识,他们认识后就单线联系了。“妙莲”平时很少出门,摸不到地方,我会给“妙莲”带路,把她带到广州市区去,再就是帮她从银行取出卖毒的钱交给她。我认为我应当帮助他们,不求得到好处。我总3次带“妙莲”与邹派去广东的马仔见面。大概2014年8—9月份,是邹与“妙莲”直接电话联系,邹派马仔去广东市区接货,“妙莲”就约我领路。去后他们看钱验货,交易之后,我们就回去。如果是现金就好说;如果钱打在卡上,我就去银行帮她取钱。每次交易的都是10公斤冰毒。只认识邹的马仔李小兵,这三次都是李小兵过来的。我们身边不带毒品,“妙莲”见到钱后就会打电话给别人,就会有人将毒品交给李小兵。我认识江子龙,我和江子龙的妻子方丽艺是朋友关系,是我介绍江子龙认识“妙莲”的。因江子龙广州市区比较熟悉,“妙莲”送毒品需要这样的人。我没有见过“妙莲”给江子龙好处费,但听他俩说过,送一次给几千元的好处费。我不知道她每次卖多少钱,除了现金外,打在卡上的钱都是我帮她在银行柜员机上取的。“妙莲”的毒品在哪里搞的我不清楚,她只是个中间人从别人那里拿毒品吃一点差价钱。我可以协助公安机关抓“妙莲”,并讲了抓住“妙莲”的办法,因为自己4个孩子小,公公、婆婆年纪大,要求给一次立功赎罪的机会

二、讯问时间:2015年1月14日16时30分至17时45分 讯问地点:枣阳市公安局第一看守所 侦查人员:高星芬张永 记录员:张永 卢咱么供述:不认识邹国平,只是平时通过电话。电话里没讲过毒品的事情。是邹先给我联系,说是我丈夫欠他钱,就通过几次电话。没有介绍卢秋合(妙莲)与邹认识,没有帮助卢秋合存取钱。我认识江子龙,我和他老婆比较好,没有介绍江子龙与卢秋合认识,他们以前就认识。我认识李小兵,因邹让李小兵来我家要过几次钱,所以认识他。不知道邹与卢秋合贩毒的事。2014年11月14日在惠来县的笔录有这回事,没有刑讯逼供打骂过我,那次笔录上交待的不属实,我没有解释的,因为我不知道情况。

三、讯问时间:2014年11月13日17时14分2030讯问地点:惠来县公安局 侦查人员:张永 李爽 记录员:李爽 卢咱么供述:1989年12月2日出生,2000年至2003年在惠来县岐石镇兴华小学上学后无业至今,无前科。认识妙莲是丈夫卢俊龙哥哥卢纯之妻,32岁,姓卢,学名不知道,卢纯因买黑车被抓。我不认识邹国平,但知道邹是湖北人,是老公以前的客户。江子龙是惠来人认识我老公,听说被公安抓了。想立功,愿带路配合抓妙莲,要求保密。

四、讯问时间:2015年1月14日16时02分至19时01分 讯问地点:枣阳市公安局看守所 侦查人员:李爽 邢宁记录员:邢宁 卢秋合供述:33岁,属鸡的,应该是1981年出生,名叫卢妙莲,我本没有户口,后来按照婆婆家空挂的户口姓名“卢秋合”入户,办理了身份证,身份证上是1988年出生的。

2014年9月初的一天,卢咱么(小叔子卢俊龙的老婆)对我说:“邹国平(见过一次面,不知是哪里人)要从我这买东西。我卖东西,害怕邹国平用货抵这八万元钱,你就替我给邹做这个生意。”我就同意了。卢咱么与邹怎么讲的我不清楚。过了几天,好像是中午的时候,邹给我打电话说要东西。我问邹要什么东西?他不给我说,他让我给卢咱么说。我挂了电话,就去找到卢咱么,卢咱么他们又联系,说的什么我不清楚。之后卢咱么就对我说,邹国平再给你打电话要20条,你就说每条21000元,我就回家了。回家后我手机关了一天一夜,次日早上卢咱么就找到我说:“你咋把手机关了?邹国平打电话找不到你。你把手机开了,他打电话来你就按我原来给你讲的给他说。”我就同意了。开机当天早上,邹国平就打来电话,说要20条,问我每条多少钱?我就说每条21000元。邹就问我什么时间交货?我就对他说,你问卢咱么什么时间交货就行了。之后我就挂机了。在电话里邹国平没有与我商量交钱与交货的事情。我与邹不熟,我跟卢咱么去广州与邹见过一次面。卢咱么让我替她与邹做生意,说过给我2000元钱,但是卢咱么始终没有给我钱。因为卢咱么对我说阿龙(惠来县江子龙)送货后被抓了。我接邹要东西的电话,就把情况给卢咱么说了,卢咱么就安排阿龙(江子龙)去送货。至于他们怎么联系,怎么交货,怎么收钱,我都不清楚,每条是多少我不清楚。邹打电话要20条东西,开始我不清楚是啥东西。后来卢咱么让我说每条21000元钱时才告诉我是毒品“冰”,并给我说干罢后我2000元钱。卢咱么安排阿龙(江子龙)去交货的。具体他们怎么交接我不清楚。邹给我打电话的两天后,卢咱么给我说钱已收到,具体怎么收的我不清楚。在卢咱么家里我见过阿龙。欠邹八万元是我听卢咱么说的,我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因卢咱么怕邹国平把欠他的八万元用货抵了,所以让我代替她与邹做生意。我不知道卢咱么以前是否贩毒,也不知道卢俊龙为什么被抓。在这次之前的一、二个月的一天,和卢咱么一起在惠来建行取过一次钱,与阿龙在惠来建行取过一次大额的钱,具体数额不清,钱给卢咱么。这都是什么钱?我搞不清。邹在电话里给我说要点口粮,我说行。但不知道是啥意思,就给卢咱么说了,卢咱么说可以。2014年清明节后的一天,我和卢咱么与邹在广州见过一次面。阿龙被抓的前几天,邹打我手机上两次说买20条东西,后我手机欠费,就用我家座机0663—6311447与邹联系,说的什么我记不清了,之前邹没有与我联系过。我与阿龙(江子龙)联系过,是卢咱么让我到惠来银行取钱和阿龙联系过。卢秋合在2015年1月14日的讯问笔录下的签名是全部代签,谁代签?没有注明。讯问人未经本人同意是否可以代签?讯问人是否依职权可以代签?笔录结尾讯问人注明:因为卢秋合不识字,是文盲。我们已把笔录向其宣读过,经其核实无异议。(卢秋合是文盲,其对宣读的笔录怎么核实?)

五、讯问时间:2014年11月17日20时12分2055分 讯问地点:惠来县公安局 侦查人员:张永 李爽 记录员李爽 卢秋合供述:两个多月前,阿龙介绍我认识的邹国平,阿龙是卢俊龙的朋友。卢俊龙被抓了,阿龙说邹国平可以把卢俊龙捞出来,因为我家建房的钱是卢俊龙借的。卢秋合在2014年11月17日的讯问笔录下的签名是全部代签,谁代签?没有注明。讯问人未经本人同意是否可以代签?讯问人是否依职权代签?笔录结尾讯问人注明:以上笔录念我听过,和我讲的一样(是否和我讲的一样?卢秋合是文盲,其对宣读的笔录无法核实)

六、讯问时间:2014年11月21日1时42分至4时20分 讯问地点:枣阳市公安局禁毒大队 侦查人员:魏强 马超 记录员:魏强 。卢秋合供述:小名妙莲,1988年10月11日生,身份证445224198810113942,2003年结婚后一直务农,家有六口人,丈夫卢松34岁,因购赃车被判刑,2男2女4个小孩。小叔子卢俊龙因贩毒在广州被抓后,他妻子卢咱么介绍我认识的邹国平和阿龙。邹国平30岁左右,不知道邹是哪里人。阿龙30岁左右,惠来县城人。今年夏天卢俊龙因贩毒被抓,当时欠邹国平八万块钱,卢咱么害怕和邹直接联系卖毒品,邹国平把欠他的钱抵账,就给我说,让我出面和邹国平联系,假装是我在和邹国平进行毒品交易,实际上是卢咱么在指挥进行毒品交易,江子龙也是她找的人。

阿龙被抓这次,邹国平给我打电话说他的小弟上去拿东西,能多拿点就多拿点。我就给卢咱么说了这个事。后来交易完后,咱么就给阿龙联系,她让我跟着阿龙一起到银行把钱取出来。我在银行外面等着,他取钱出来后我装着,然后回去交给咱么。具体取了多少钱我不知道。

邹国平就是买冰毒的,电话里没有谈价,没有给我说拿多少钱的冰毒,是卢咱么安排江子龙去广州送货的。卢咱么买的冰毒,我不知道详情,可能是在我们队里的一个叫“老高”(大名不知道)那儿拿的。之前邹安排小弟去广州拿货,就给我打电话,我烦他,就把电话关了。他就和咱么、阿龙联系,是否又拿过货我不清楚。卢秋合在2014年11月21日的讯问笔录下的签名是卢秋合自己的签名(讯问笔录告知卢秋合是文盲,不会签名,此处却出现了文盲的自己签名。笔录仍然是宣读的,其对宣读的笔录无法核实)

七、讯问时间:2014年12月20日11时07分至11时23分讯问地点:枣阳市看守所 侦查人员 魏强 高星芬 记录员:魏强 。卢秋合供述:我原来给公安机关讲的是实话。卢秋合在2014年12月20日的讯问笔录下的签名是卢秋合自己的签名(讯问笔录告知卢秋合是文盲,不会签名,此处却出现了文盲的自己签名。笔录仍然是宣读的,其对宣读的笔录无法核实)

八、2015年1月14日对卢秋合录影录像

九、刘必权、杨秀、朱雪峰15271729300外逃未抓捕到

十、2014年9月12日岳阳查获(李小兵、姜勇、王海波)疑似冰毒(录音录像):4袋4.05千克;10袋10.2千克;6袋6.05千克,合计20.3千克(20300克),检查时是否秤重?谁用什么秤怎么秤重的?检查人员仅为一人,扣押清单仅有李伟保管未见查封、封存入库记录。2014年10月8日委托襄阳鉴定,2014年11月25日出具鉴定结果:冰毒16袋16019.6克,含量79.14%;冰毒4袋4002.4克,含量78.64%,合计秤重20022克。侦查机关扣押疑似毒品后未能及时移送鉴定,造成查获数量与鉴定数量比较后相差278克,怀疑送错毒品,所送毒品不是岳阳查获的毒品。2015年1月6日移交入库。行李箱不是江子龙交付,而是另外一名陌生男子交付。行李箱在李小兵手以后,李小兵在宾馆休息,行李箱哪里去了?在去岳阳的车上只有一背包和大小两个纸盒。

十一、2014年10月27日16时02分至40分邹国平的供述称:卢妙莲的丈夫因贩毒逮了好几年了,与事实不符。此处可能是指卢咱么的丈夫。

十二、讯问时间:2015年元月14日16时15分至19时23分 讯问地点:枣阳市看守所 讯问人:魏强 李伟 记录员:魏强 李小兵的供述称:2014年9月9日在广州一宾馆用音箱形式交易的4.5公斤冰毒是为邹国平买的,未见到接头的来人。2014年9月12日在广州广源车站附近以行李箱交易的20公斤冰毒是为岳阳的朱国民买的,购货付款30万,转付支出22万,接头见面的是江子龙。第6815面:在汽车站天桥下面汽车站一个棚子里江子龙的一个朋友将一个黑色的箱子给我,之后我们就分开了。第7816面我不知道江子龙的那个朋友叫什么名字,只见了一次面。两次均是主动与“妙莲”的女人联系的。李小兵没有秤重,怎么知道毒品的数量?李小兵去襄阳为邹国平带回11万另5百元钱,没有看见毒品交易。

十三、讯问时间:2014年9月12日18时18分至22时16分 讯问地点:岳阳市岳阳楼公安分局执法办案中心 讯问人魏强 陈先绎 记录人:陈先绎 李小兵供述称:2014年9月6日或者7日,是受邹国平指使去广州帮助贩卖并运输毒品的。99日的4.5公斤和912日的20公斤冰毒均为邹国平的货,还曾经帮助邹国平携带苹果手机盒子,里面装有毒品,开始李小兵不知情。9月12日姜勇、王海波开车接李小兵去岳阳,在途中没有谈及毒品的话题。

十四、讯问时间2014年9月14日17时04分至17时35分讯问地点:枣阳市看守所 讯问人:魏强 刘虎 记录员:魏强 李小兵供述称:曾经为邹国平运输过4次毒品,前两次是苹果手机盒子,第3次是音箱4.5公斤,第4次是20公斤。4次装入车后备箱里是自己装上去的,姜勇、王海波没有帮助。途中李小兵自己从20公斤冰毒里取出一些装在自己的背包里,又拿了一些吸食。

十五、讯问时间:2014年10月21日10时15分至11时21分 讯问人:魏强 李伟 记录员:魏强 李小兵供述称:9月9日的宾馆交易毒品4.5公斤和911日广园客运站交易毒品20公斤均是与“阿龙”见面的,阿龙是“嫂子”派来交易毒品的。我没有与开车接我的人说装上去的东西是毒品,我从里面拿出毒品后,吸食时他们看见了。我以前见过“嫂子”,他老公在佛山贩毒被抓了。

十六、讯问时间:  2015年元月15日9时50分1253.讯问地点:枣阳市看守所.侦查员.魏强.李伟。记录员魏强. 对江子龙的供述记录与2014年9月19日晚上凌晨时的供述基本雷同。

十七、讯问时间:2014年9月19日2338至2014年9月20日234地点:枣阳市公安局刑警大队询问室    讯问人:张永   魏强    记录人:魏强 江子龙供述:我小名阿龙,1982年8月27日出生,小学,户籍:揭阳市惠来县惠城镇梅四梅花宫直巷,住惠来县华湖镇华谢村,父亲江文贤,61岁,住闲,弟弟江镇龙,29岁,在珠海打工,妻子方丽艺,29岁,无业,长子江烁宏,9岁,次子江烁涛,8岁,长女江若璇,7岁,小女江若芹4岁, 1991.9至1997.3念小学.毕业后外出打工.2002年结婚后就在惠来县华清桥头摆水果摊至今。我帮一个姓卢的嫂子运输冰毒。嫂子30多岁,1.6M左右,中等身材,黑皮肤,长发,圆脸,惠来兴隆江镇人。有两个女儿,大女儿15、6岁,小女儿7、8岁,老公购买一辆赃车被抓。在一个游戏赌博厅认识一个胖子,姓卢,30岁左右,在县北门盖有一栋两层的楼房。我到胖子家里玩,在那儿认识了这个女的,胖子喊嫂子,我也跟着喊嫂子,她就把我手机号码要去了。我只带了一次毒品就被抓了。在送毒品之前,嫂子给我打了好几次电话,让我帮她带一个行李箱(被抓后知道里面是毒品冰毒)到广州。我知道这个是犯法的不能搞,就没答应。他们还给我联系,让我帮个忙。在九月十几号晚上她给我通电话,我才答应她。次日早上七、八点钟,嫂子给我打电话,让我到汽车站神前路。我坐三轮车过去,见面后嫂子交给我一个行李箱,让我坐汽车将箱子带到广州市给一个小弟。我说我不认识,她说一会发个他的号码给我,在半路上嫂子发了一个他的号码。我坐车坐了四个钟时,那个小弟打我手机。他说他是嫂子朋友,问我:听说你今天是下广州来了是不是?我说:是。他问我:走到哪了?我说:刚进广州。他问:你在哪个地方下?我说:到广州广园客运站附近下。过了一会他又给我打电话,说让我打的到一个啥宾馆见面。我说:地方我不熟,不去。我就在客运站下车,你过来,是嫂子安排我送货的。下午四、五点钟,我到广园客运站下车,半个小时左右,那个小弟打我电话,问我:到了没有?我说:到了,在广园客运站。他要我打的到那个酒店,我不去,让他过来到车站好了。他问:怎么见面?我说:过来后电话联系见面。后来那个小弟到车站,给我打电话,说他在天桥下背了一个包,手里拿了一个月饼盒。我下天桥见着他,又拨他的号码,我看他拿着手机,就确定是来接货的。见面后我俩一起进了一个奶茶店,喝了一杯奶茶,我就叫行李箱(手提箱)给那个小弟,他就递给我一个月饼盒。我问:是什么?他说:是钱。我问:多少?他说:十三万还是十四万五千元。我就给嫂子联系,她说:不管给什么都拿回来,问他还有没有。我又问小弟:还有没有?他说:到银行去取。我俩就坐电动车到车站附近一个建设银行。那个小弟又取了两万元现金,另外转账五万元到嫂子发过来的一个银行卡上,另外卡上还有十几万块钱取不出来。小弟说叫卡给我并把密码给我,嫂子说:把卡带回去。这样我就把取出的两万块钱和卡都放进装钱的月饼盒里面,把行李箱交给了那个小弟,我们就分开了。

现金是十五万或十六万五千元。我回来后打电话给嫂子,她一个人过去在路口将钱和卡全部拿走了,卡的密码我也给她了。嫂子没给我说过带多少冰毒,我也没打开看过。嫂子只说把东西送过去,把钱带回来,给什么就拿着,到时间再联系。之前嫂子在广州市区见过这个小弟一面,当时是晚上,我在旁边,我认不清小弟的像,也叫不出名字。

送货时嫂子给我拿了四五百块钱,晚上拿钱和卡走时,她说钱有点紧张,给我的钱缓几天,但她没说给我多少。 这次之前一个月左右的一天,嫂子给我打电话让我坐车到广州,说收钱一个女人不安全。后来我坐汽车到广州,见面后就看到她已经和一个小弟在一起,是广州市的一个亭子里。我离他们有一两米的距离。他俩是怎么谈的我没听见,只看到小弟从一辆车上拿了一个黑色塑料袋给她,然后我和嫂子一起就走了。回到惠来后,嫂子给我拿了五千块钱。我没有看到他俩进行毒品交易。我借一张建行卡给嫂子用,她说对方要打款,拿着卡就到小弟那去了。具体打多少钱,我不清楚。过了几天,嫂子让我带身份证帮她把款从银行取出来,取了十几万,还有几千块钱也取出来了。是我说借五千块钱用,嫂子就给我了五千块钱。

十八、讯问时间:2014年9月13日0时10分至1时30分 地点:惠来县禁毒大队  讯问人:罗嚷鸣   记录人:李爽   江子龙供述:二叔江文生,55岁,小叔江文辉,50岁。没有去过湖北、湖南,在湖北、湖南没有朋友,不认识邹国平。宣布拘留 。

十九、讯问时间:2014年10月21日10时05分至11时22分  讯问地点:枣阳市公安局看守所   讯问人:马超 邢宁  记录人:邢宁 江子龙简述事实后,宣布逮捕。

二十、讯问时间:2014年10月27日16时02分至16时40分 讯问地点:枣阳市看守所 讯问人:李爽 魏强 记录人:魏强 邹国平供述:我只知道她叫妙莲,姓啥我不知道,惠来兴隆江镇人,其丈夫因贩毒被逮了好几年了,她具体住址我不清楚,她给我说她妹妹在惠来宾馆附近盖了一栋房子,4间门面,邀我去玩,我没有去,她妹妹叫卢战波。我这次货被收,妙莲给我打电话说她欠了一屁股债,讲可以给一部分钱,赊一部分货,我可以给她联系,在惠来宾馆交易,她或者卢战波就会带货去交易,公安机关就可以捉住他们。检举湖南省岳阳市邓文威贩毒,他表面是做投资公司的,实际上是开了一辆湘F6969越野车贩卖麻古、冰毒、大烟(海洛因),他曾经托人带话,不要我在岳阳给他抢生意。

二十一、讯问时间:2014年10月23日20时30分至22时33分 讯问地点:洪湖市公安局办案中心 讯问人:刘平高 张支龙 邹国平供述:1983年9月16日出生,身份证421083198309165736 户籍监利县白螺镇邹码村人  。我要举报几个制、贩毒的,争取立功。举报一个制作冰毒的工厂,工厂是陈爷开的。前年7、8月份在广州赌场认识他的,他当面给我说的。去年去过一次,在广东省揭阳市惠来县龙江镇街道与陈爷的表弟阿洪见面。他带我坐麻木车走10几公里山路,下车后再走一、二公里小路,就到了阿洪的家。他家是瓦房3、4间,住户零散,相隔几十米才有人家。阿洪负责接待,收钱后,从陈爷那里拿来冰毒交给买毒的人。再走3、5公里,陈爷家紧靠山,一排平房像猪圈,当时有2、3个师傅在场,我见到了制作冰毒的设备,像蒸包子一样的东西,每次出货120条,每条1000克,每克10元。陈爷,50多岁,身高1.7米。阿洪,将近50岁,身高1.75米右眼残废,像狗眼。没有联系方式。

乱乱,32、3岁,1.75米,偏瘦,仙桃人。他在仙桃城郊一个村委会后面有个制作麻果的小作坊,靠他家左边是一个小卖店,他家是个三间两层的老式楼房。去年10月份我去过,最上面是阁楼,有一整套制作麻果的设备,他说每天可做10万颗。

螺山街道的刘海建每次从广州贩毒3、5千克,回来后由他或者卷毛再卖给新堤的陈军、吕华等人。刘新建、卷毛,40多岁,螺山街道人。

二十二、讯问时间:2014年10月23日18时00分至20时08分 讯问地点:洪湖市公安局办案中心 讯问人:李爽 张支龙 记录人:李爽 邹国平供述:鄂州市监利县白螺镇邹码村 421023198309165736    07163543226 父亲邹林安,62岁,母亲,60岁,妻子史云云,34岁,离异,女儿邹远琴12岁,儿子邹栋,2岁。今天凌晨几点记不清了,陈述自己驾驶科鲁兹银色小车与王谦一起在洪湖市螺山镇进镇路友谊商务宾馆被抓的经过。查获4个包,3个包是我的,1个包是王谦的。我一个包装的衣服,一个包装笔记本电脑和5万现金,一个包装的一支手枪、5发子弹、一小袋冰毒和一袋大麻。手枪是从一个叫关关的人那里买的。关关是监利县朱河镇人,32岁左右,1.75米,身材匀称,国字脸,他手机13677166535 。我租的小车湘F36769是岳阳市神龙租赁公司的。我包里的冰毒和大麻,是在酒吧认识的一个姓李的朋友给的。

二十三、讯问时间:2014年10月24日8时15分1355 讯问地点:枣阳市公安局刑警大队讯问室 讯问人:魏强 邢宁 记录人:魏强 邹国平供述:大专文化,个人简历。2005年因故意伤害被广东省东莞厚街镇法院判刑一年三个月。2013年因非法持有毒品湖南岳阳市区法院判处有期徒刑3个月。2014年9月初,刘坚给我说想要56件冰毒,并说可以先付钱。910日刘坚给我拿了几万元现金,另外的钱打到李小兵的建行卡上,一共预付了167万元。我就给小兵打电话说,有多少钱拿多少钱的货,尽量不要欠她钱,留个好印象,争取下次拿多一点不给她钱。此前,我就给嫂子打电话说叫兄弟去拿货,拿10件。次日李小兵就和嫂子联系交易,到晚上4、5点钟,小兵给我电话说货拿到了。对方堵车,时间耽误了,没赶上回湖北监利的大巴车,要不在广州得一晚上不回来。我说别人催的急,一会派车去接。当时姜勇和王海波在一起,我就给姜勇打电话说:去接小兵,他回不来。姜勇说没驾照,我说:叫王海波喊上,你们两个一起去。当天晚上姜、王二人开着我叫老朱租来的一辆雪佛兰轿车前往广州接李小兵。刘坚与我是以前在岳阳看守所认识的,他原来就贩毒,他知道我贩毒。提前预付款4万元一条,从我这拿比较便宜。李小兵没有说多少冰毒。姜、王给我做事,知道我贩毒。从广州进货回来,急叫他两去接,他俩就知道进货是冰毒。老朱是王海波的同学,是老朱介绍王海波跟着我做事的,也没谈待遇。姜、王接着李小兵后,李小兵打电话说休息一会就动身。12号中午,小兵打电话说快到长沙了。我当时和老朱、吴琼、洪四等人在洪湖,吃罢饭后大概2点钟,我算着货快到岳阳了,就让老朱开车往岳阳赶,途中吴琼、洪四先后下车。我打电话与李小兵、姜勇、王海波联系不上,感觉出事了,在岳阳吃罢晚饭就回湖北了。刘坚以前没有在我这拿货,就只定了这一次。

在洪湖认识的陈国华,他是仙桃人,40多岁。今年端午节前后陈国华跟着我一起到广州,在胖子手里拿了3、4条冰毒,每条二万三。我当时看含量不行,就没拿。第二次拿35万元的货,但被黑吃黑,没拿到货。我和胖子的关系闹僵了。后来陈国华又去拿货没带钱,给我打电话,我给他担保,他拿了5条,每条二万三。后来我又给他担保,陈国华在岳阳洪哥那儿拿了1万颗麻古,把车押在洪哥那儿。我安排李小兵和姜勇坐陈国华和一个姓张的开的一辆黑色轿车到襄阳,交代李小兵、姜勇带十来万块钱回来,次日陈国华、李小兵一起给我打了6万元。姓张的是陈国华同学,40多岁,仙桃人。后来我知道陈国华和姓张的同学把冰毒、麻古卖给张鹏了。张鹏,30多岁,荆州一带口音。陈国华从我这只拿了8、9条冰毒、麻古1万颗。另外一个朋友做的开心水,我放在杨秀租的房子里,陈国华拿去卖了。

胖子,40多岁,是“嫂子”的老公的弟弟,因贩毒被抓了。“嫂子”叫“妙莲”,姓啥不知道,40岁左右,广东揭阳市惠来县人,她和胖子的嫂子两人在合伙卖冰。我见过江子龙给嫂子送过货,还有一个比江子龙个子大点的,不知道名字。

昨天在岳阳东城商务酒店住,感觉有人跟踪,凌晨1点左右,我开湘F36769驮小毛,老六开着租的车接着吴琼一起到螺山镇在进镇路友谊商务宾馆住下。老六洗了一个澡就回岳阳还车去了。在房间我玩了5个麻古,小毛玩了一个半冰。吃过饭后我们下楼就被公安抓了。小毛叫王谦,24岁,拓木乡人。老六叫邹佳伟,23岁监利县工农村人。我带了3个包:一袋衣服,一个电脑包,一个褐色手提包,里面装有5万元现金,2、3克冰毒,1克左右大麻,六(百?)十颗麻古,一把仿六四手枪,内装5发子弹。王谦带了一个包,我不知道里面装了什么东西。我五、六天前从关关那里借的手枪。关关叫神关,34岁左右,住朱河镇,在朱河桥头代理防盗门,做铝合金,焊防盗窗。家有4口人,老婆,长子13、4岁,小的才出生。我原有一把仿六四手枪,扔河里了。陈国华带到我那儿仿六四手枪,九发子弹,我玩了两三天,他拿走了。

二十四、讯问时间:2015年元月14日10时12分至12时23分 讯问地点:枣阳市看守所 讯问人:魏强 李伟 记录员:魏强  邹国平供述:个人基本情况及个人简历,以前被判刑两次。我没有贩毒,一个朋友做的开心水放在杨秀那里被陈国华拿走了。我不认识江子龙,卢咱么和卢妙莲是因为卢咱么的丈夫胖子欠我的八万块钱,我要账认识的。我与李小兵、姜勇、王海波是朋友关系。陈国华和他姓张的同学一起做事,张鹏是陈国华的朋友,刘坚和我是坐牢认识的,在一起吸毒。这次我根本不知情,是李小兵联系姜勇、王海波去接他的。刘坚9月初没有在我这付定金购买冰毒。我没有安排李小兵去广州接货。我给妙莲打电话是问她要钱,不是要货。(有引诱式问话)因为卢咱么的老公胖子欠我钱,我找不到卢咱么,因为妙莲和卢咱么是姊妹伙的,我就找她要钱。老朱叫朱雪峰,36岁,湖北荆州人。开出租车。陈国华没有从我这里拿过冰毒。洪哥,湖南岳阳人,40岁左右,名字我不知道。我给陈国华在洪哥那担保,他欠我10万块钱,陈国华给我打的有钱。陈国华在洪哥那买麻古欠10万,我担保把车押那里的。我安排姜勇、李小兵、陈国华和他姓张的同学去襄阳,交代李小兵、姜勇带十来万块钱回来。次日给了六万。在洪哥那拿的麻古,数量我不知道。我不知道陈国华和他姓张的同学把冰毒和麻古卖给襄阳的谁了。我记不清楚是不是卖给张鹏了。放在杨秀那里的神仙水,陈国华拿去卖了。抓我这次的3个包里装的东西和2014年10月24日交待的一样,麻古有六、七十颗。王谦包里麻古不是我放的,数量我不知道。

二十五、讯问时间:2014年9月15日17时0分至17时40分 讯问地点:枣阳市第一看守所 侦查人员 庄院 马超 记录员 马超  姜勇供述:1989年10月20日出生,初中,湖北监利人,住监利县拓木乡池口村3组,2014年9月14日被拘留,不知道犯什么罪。2014年9月12日下午二点左右,在岳阳高速公路出口收费站到岳阳市的公路上被抓的。同时被抓的还有王海波、李小兵。被抓时,王海波在开车,我坐在副驾上,李小兵坐在后面。事后我知道车上有3个盒子装的毒品。这些盒子是李小兵在广东拿上车的。在广东是王海波打电话联系李小兵上的车。我去广东找老婆史扬欢,电话联系,她没有接电话,没有找到她。我通过一个的士哥联系坐上王海波的车的。

二十六、讯问时间:2014年10月21日15时50分至17时15分 讯问地点:枣阳市公安局第一看守所 讯问人:马超 邢宁 记录人:邢宁 姜勇供述:与李小兵、王海波刚下岳阳高速就被抓,以为是吸毒所致。我通过洪湖的士哥联系王海波搭便车去广东番禺找我老婆,我和老婆吵架了。2014年9月11日下午,我从湖北监利赶到湖南岳阳找到王海波,两人换作开车,快到广州时,李小兵打电话给王海波,说他在太和收费站等我们。到达太和收费站接到李小兵,见他带有一个长方形纸盒子。我们就掉头往岳阳赶。中途我们在车上吸过一次毒。从岳阳高速收费站下路已经是11月12日下午二点左右,往岳阳市区走在一个红绿灯路口时被抓。之前与王海波不认识,我是搭便车找我老婆通过的士哥要到王海波电话的。的士哥是在洪湖开出租车的,30多岁,我是坐车闲聊才知道王海波要去广东的,具体情况我不清楚。我去广东看老婆。王海波去广东接人。路上主要是王海波开车,我说我会开车,他就让我替他开一会儿。他去接谁我不清楚。我和李小兵的哥熟,所以认识李小兵。我搞不清这车是接李小兵的,我们通电话是随便闲聊。听到一个电话接人,我问接谁?王海波说接李小兵时我才知道李小兵往车后备箱里装一个长方形的纸盒子,我没有看是什么东西,车就掉头往岳阳赶。李小兵说他有急事,加上我也没有带钱,没有带换洗衣服,就随车一起返回岳阳了。李小兵没有告诉我带的什么东西,也没有别人告诉我去广州干什么。宣布逮捕。

二十七、讯问时间:2014年9月13日2154分至2254 讯问地点:枣阳市公安局刑警大队 讯问人:魏强 吴进 记录人:魏强  姜勇供述:1989年10月20日出生,初中,住监利县拓木乡池口村附3组10号,家4口人,妻子杨欢23岁,2个小孩。昨天下午与王海波、李小兵一起坐车到岳阳,被警察查获车上有毒品。王海波,湖北荆州人,30岁左右,李小兵,20岁左右,湖北监利县白螺镇张先村人。2014年9月11日下午6、7点钟,我打王海波手机,他说在岳阳市冷水铺。我打的过去,坐上车往广州赶。途中李小兵打电话说在广州洛溪,后来说在太和收费站,叫我们去接。我们到太和收费站见面后,就又返回岳阳。下高速往岳阳市区途中被抓获。我不认识王海波,是的士告诉我他的电话的。我联系王海波去广东看老婆的,打老婆电话她不接。结果接到李小兵后他有急事,又返回岳阳。当时我发现李小兵带了3个纸盒子,里面装的什么我不知道,途中李小兵从里面拿出来是冰毒,我们三个都吸了的。接李小兵时我和王海波换着开车。这次给谁运毒我不知道。就是一个叫“三毛”的叫我给李小兵打过款。

二十八、讯问时间:2015年1月19日10时10分1223 讯问地点:枣阳市公安局看守所 讯问人:李爽 邢宁 记录人:邢宁 姜勇供述:2014年9月10日李小兵打电话邀约我和王海波去广州玩。9月11号李小兵又打电话,并约定下午从岳阳开车去广州,途中我和王海波换着开车,闲聊。到广州下高速时,李小兵又打电话让我们返回并讲了他所在的位置。我用手机导航,上高速返回。见到李小兵,他把一个背包和几个盒子放在我们开的车后备箱里,上车坐在后排,就往岳阳赶。一路闲聊、睡觉、中途吸毒。12号下午1点钟左右我们从岳阳下高速往市区赶,在一个红绿灯路口被抓。我和李小兵是邻村,从小就认识。我和王海波是在广东打工时认识的。我2014年过罢年后一直在湖南岳阳云溪打工,每个月3、4千元。被抓前两三天,王海波联系我说要到岳阳找事做。王海波开了一辆红色雪佛兰来岳阳玩,我安排他吃喝住。后来李小兵打电话让我们去广州玩,我们就开车去了,加油费、过路费是我和王海波出的钱。9月12日,我们3人联系过。在岳阳,我不认识邹国平或者“邹哥、平哥”。因李小兵有急事,我们又返回岳阳。李小兵带的背包和几个像礼品一样的盒子,不知道里面装的什么东西。2014年6月份我没有去过襄阳送东西,也没有收钱。李小兵上车后我们才说话的。

二十九、讯问时间:2015年1月16日10时32分至11时57分 讯问地点:枣阳市公安局看守所 讯问人:张永 邢宁 记录人:邢宁 王海波供述:我原来在荆州钢厂上班,工作辛苦,没有女朋友,想换一个环境。我同学朱学峰就介绍我去岳阳开车。2014年9月9日我赶到岳阳,与我认识的“邹哥”联系,“邹哥”接到我,吃喝住都是他安排的。他说,过两天叫我开车去广州有点事。2014年9月11日下午,姜勇给我打电话说到广州去,姜勇把车开到岳阳高速路口,我就开车带着姜勇往广州赶。快到广州时,姜勇打电话联系,那个人说走过了,我又开车掉头。路上遇到一个坐出租车的,姜勇让停车接着那个人。那个人提的有个大背包,我打开后备箱,他们把大背包放在后备箱后,他俩就上车了。姜勇坐副驾驶室,那个人坐后排位置。途中我与姜勇换着开车,在岳阳下了高速往市区开,在一个红绿灯路口被抓,后备箱里的大背包也搜了出来。去广州是姜勇安排的,他打电话联系的,他讲到广州去别人给我们介绍女人。结果没有去广州见女人,而是在高速路上接人,具体情况我不清楚,是姜勇安排的,那个人上车后我才知道叫李小兵。接那个人时我在开车,姜勇从副驾上下去,他俩咋说的我不清楚。当时李小兵从出租车上提了一个大背包放在我开车的后备箱里。里面放的什么东西我不知道,“邹哥”、姜勇、李小兵没有告诉我。我吸毒,冰和麻古都认识。被抓后,警察说是毒品,我才知道是毒品。

三十、讯问时间:2014年9月13日16时30分至19时10分 讯问地点:枣阳市公安局禁毒大队 讯问人:张永 李伟 记录人:张永 王海波供述:住荆州市荆州区八岭山镇新场村三组,421003198111191511  33岁,1981-4-19出生,初中,4口人,父亲王定成55岁,母亲刘先兵56岁,务农,弟弟王培培,25岁,在荆州市区理发。近期跟着“邹哥”开车,平时都在岳阳市区住。因为这次吸毒、到广州接人被抓后知道搜出来是毒品。今年9月前我在沙市群利钢厂上班,8月底我同学朱雪峰介绍我给“邹哥”开私家车。我9月初就到岳阳去给“邹哥”开车了。邹哥近期买了一辆白色福特越野车,我在给他帮忙。

2013年9月11日下午我在岳阳市冷水铺通达酒店时,邹哥叫我与姜勇联系。我到达居民小区后,看见邹哥和福特车在那里,就与姜勇联系。一会儿姜勇带着一个男的过来了,那个男的20多岁,胳膊有纹身,手里拿的有5万元现金。姜勇叫我们坐上一辆红色雪佛兰轿车,他开车,我座副驾,那男的坐后排。在市区转了10几分钟,那男的下车去工商银行了。我们就去广东了。之前在一个院子里,姜勇对我说:一会儿去广东接一个人,所以我知道去广东。车上高速在收费站处,我手机没有话费了,下去买充值卡。等我买了回来时发现车的牌号中的一个C字被姜勇用白色胶布粘上了,把C字变成了O字。我问他为什么?他说老板(邹国平)交代的,再一个路上超速或者有什么事情就不会被查出来。我知道姜勇没有驾驶证,我就上去开车往广东去了。到广东广源收费路口,我看时间有4点多一点。姜勇跟广东的人联系,对方说车开过了,让我们转回来。我们又上高速,对方说在太和服务区前面一点,我们开车在太和服务区前面一点,见到一辆的士,姜勇说就是这辆车。我开车就靠近停在的士前面。姜勇下车到后面接那个人和搬一些东西,然后上车,那个人坐在车后排,我才看到那个人是李小兵。他们把东西放在车行李箱了,我不知道什么东西。返回岳阳路上我们3人都开过车。我开车时,李小兵还给我吸了两口毒,是怕我开车睡觉,给我提神。姜勇开车时我就睡觉了。后姜勇叫醒我说下高速了,让我开车走107国道,走了一段,我又上了高速。9月12日下午2点左右,我们下高速向岳阳市区走了10分钟左右,在等一个红绿灯时将我们3个抓获。9月10日晚上,在通达酒店楼下时,邹哥对我讲,他开车,让我晚上好好休息一下,近期让我到广东接个人,别的我也没有问。邹哥是老板,姜勇听他安排,李小兵也是邹哥的马仔,我只是负责开车。我不知道运回来的是毒品,他们没有讲过,一路上都是神秘的。我问邹哥每月给我多少工资?他说8000,如果搞的好,可以拿到10000.

三十一、讯问时间:2014年9月14日15时50分至16时40分 讯问地点:枣阳市公安局第一看守所 讯问人:唐吉光 马超 记录员:马超 王海波供述:我2013-9-13因涉嫌运毒被刑拘,但是我没有运毒,只是邹老板让我去广东接一个人。2014年9月12日下午2点左右,在岳阳下高速去市区的路上被抓获的。抓获时我在开车,还有姜勇和李小兵两个人。开的车是红色雪佛兰鄂MKC—后面我不记得了。我不知道搜出来的是毒品,我只给邹老板开了二、三天车,他叫我去接个人,也不知道接的那个人是贩毒的。

三十二、讯问时间:2014年10月21日16时16分至16时51分 地点:枣阳市看守所 侦查员:魏强 李伟 记录员:魏强 王海波供述:我外号“波哥”,2014-9-13因为涉嫌运毒被刑拘。开始我不知道是运毒,有人介绍我去岳阳给邹总开车。911日晚上邹总安排我和姜勇去广州接个人。下午贴膜后邹总给我说的,后来姜勇打电话让我到冷水铺菜市场,我们一起到广州去一趟。我就过去,姜勇开了一辆红色雪佛兰,后面坐了一个瘦男娃,瘦男娃手里拿的有钱,上车后先送瘦男娃去银行,然后我们开车上高速去广东。车是姜勇开来的,他没有说去广东干什么。路上一直是姜勇负责联系,指挥我怎么开。开始说到番禺,后来又说到广州。晚上走错路了,姜勇还骂我。后来就说到太和服务区,在那儿停有一辆的士,接着李小兵就往岳阳方向赶。当时我在开车,姜勇下车了,他是否帮助搬东西我不清楚,我只看见搬了一个黑黑的东西放在车后备箱了。天亮时我们下高速过了早,又开车上高速时,李小兵拿出冰毒和姜勇在后面吸食,又吵着让我吸几口提神,我就吸了一口。知道是冰毒,没有看见他从哪里拿出来的。我只知道去接人,不知道有毒品,一直到被抓住,才知道带回来的有毒品。宣布逮捕。

三十三、时间:2014-9-15日10时02分至10时57分 地点:枣阳市看守所 侦查员:魏强 刘虎 记录员:魏强 刘坚供述:1966-5-5日出生,48岁,初中,住湖南省岳阳市岳阳楼区街道办事处剪刀池社区居委会。2014年9月14日涉嫌贩毒被刑拘。没有贩毒,没有卖毒,没有卖给沈新奉毒品,从我处搜出的毒品是我从一个叫阿三的人手里买的。买了多少我不知道,阿三姓啥叫啥我不知道。

三十四、时间:2014-10-21日15时48分至16时05分 地点:枣阳市看守所 侦查员:魏强 李伟 记录员:魏强 刘坚供述:没有贩毒,你们要有证据就直接认定好了,我什么都没有做,我什么都不会说。我认识邹国平,通过一个叫兵兵的男娃认识的。我没有从邹国平那儿拿过毒品。

三十五、时间:2014年9月13日21时50分至23时03分 地点:枣阳市公安局禁毒大队 讯问人:张永 李伟 记录人:张永 刘坚供述:住岳阳市美食街居民楼二楼,单身,离异。简历略。1989年因打架被广州市公安局劳教2年,2005年因容留他人吸毒被长沙市判刑3年。我只是吸毒,别的违法的事情没有干。2014年9月11日晚上,即2014年9月12日凌晨2点左右,在我家里睡觉前我吸食了一点麻果和冰毒。吸了3粒麻果和0.3克。我2005年开始吸毒,开始吸着玩,后来上瘾了,量大一点。吸食多少我搞不清楚了。我没有贩毒。我是通过一个朋友认识邹国平的,没有什么交往。我与他没有毒品交易。我和沈新奉才认识几个月,是男女朋友关系,我没有卖过毒品给她。对我的尿液检验结果没有异议,我吸毒了。我有很多病,肝炎、梅毒、心病,全身都是病。

三十六、时间:2015年1月19日15时50分至17时49分 地点:枣阳市公安局看守所 讯问人:李爽 邢宁 记录人:邢宁 刘坚供述:枣阳市公安局是以涉嫌贩毒对我逮捕的,2014年9月12日下午我和女朋友沈新奉在湖南省岳阳市第一人民医院急诊部打针时被抓至岳阳市公安局禁毒支队,当晚被带至枣阳市公安局。在我身上和家里没有搜到毒品,在沈新奉处也没有搜到毒品。我认识湖北的邹国平,被抓前我没有给过他钱,也没有给谁打过款。我可能两张银行卡被扣押了,我身份证丢了,是我爸刘衡初的银行卡,我没有时间补办身份证。我平时帮一个朋友干民间借贷的事情,赚些利息差。不管是私人还是公司,很多,很杂。我和邹国平有过钱款往来,邹国平向我借钱有1、2次,是3、4万元钱,月息3分,时间记不清了。我有现金就给现金,没有现金就转账。我们认识3年了,只是一般的朋友关系。被抓之前一年时间没有往来,也没有金钱来往。我不知道邹国平在干什么,我只吸毒,不贩毒。我吸毒有时买一点,有时打牌朋友给一点。卖毒的人不固定,我也不认识。被抓时开的车是我姐姐刘岳明的车,是白色的广本车,牌号我记不清。我用车10天左右,我没有什么东西放在车上。我搞不清楚车上搜出来的毒品是谁的,这车别人也借去用过。时间长了,借车的人比较多,我记不清是谁借的。我没有直接与外地人有金钱来往,通过别人与外地人有账上金钱来往,具体我说不清楚。

1、关联的同案犯没有抓住

2、是购买人首先邀约购买毒品的。

3、初犯、偶犯

4、毒品来源没有查清楚,毒赃去向不明

5、卢咱么介绍、帮助贩毒还是卢秋合替代贩毒?

6、行李箱不是江子龙亲自交给李小兵的,而是其他男子转交的,行李箱有没有掉包?行李箱在李小兵处又怎么变成了背包和纸盒子?有没有掉包?或者另有卖主?

7、毒品没有查封封存入库记录

8、毒品没有交付检验的交接记录。

9、毒品没有秤重记录。

10、贩毒均为邹国平、李小兵主动联系的,且卢咱么、卢秋合是为了还清债务而被动交易的。

四、辩护律师梳理的涉案流程图

    “9-11”卢秋合等涉嫌贩毒案流程表

1、2014年9月6日至9月11日期间,居住湖北枣阳市的邹国平向广东惠来县的卢咱么催收8万元的债权的同时,谈起了冰毒交易,卢咱么因担心邹国平会从毒品货款中扣除8万元债权,即谎称自己的嫂子卢秋合在卖冰毒。

2、2014年9月6日至9月11日期间,卢咱么就指示嫂子卢秋合代替自己接电话,与邹国平谈交易。

3、2014年9月11日早上,卢咱么指示卢秋合去为陆丰县的阿尤带路,阿尤将一只红色的行李箱交给江子龙。

4、2014年9月11日上午,江子龙乘坐公汽到广州,通过一陌生男子将一只黑色的行李箱交给李小兵。

5、2014年9月11日晚上,邹国平指派姜勇、王海波去广州接回李小兵。

6、2014年9月12日早晨,在湖南省岳阳市区,侦察机关将李小兵、姜勇、王海波及车辆和毒品查获,数量为20.3千克

7、2014年10月8日,枣阳市缉毒大队将毒品交付襄阳公安局检验鉴定,秤重为20.022千克。

有本案缺陷证据、存疑证据、缺失证据列举附后,详见乔方律师《辩护词》

 

五、乔方律师代为被告人卢秋合的上诉意见

    刑事上诉状

上诉人卢妙莲,女,1981年8月17日出生,汉族,文盲,农民,广东省惠来县岐石镇人,因涉嫌贩卖毒品罪于2014年11月17日被刑事拘留,同年12月20日被逮捕。

辩护人:湖北鸣天律师事务所 乔方律师 13597498981

上诉请求

上诉人卢妙莲因不服(2015)鄂襄阳中刑初字第00051号《刑事判决书》,现提出上诉,请求湖北省高级人民法院依法撤销原判,将此案发回重审,或者依法改判。

上诉的事实和理由

   一、原审在客观方面调查事实不清。

1、原审对犯罪的主体—卢秋合的公民自然人身份调查不清。案件材料中出现了卢秋合和卢妙莲两个人,出生日期分别为1981年8月17日出生的和1988年10月11日出生的。原审认定卢秋合系空挂户口,没有其人;卢秋合即是卢妙莲;系同一个户籍住址,没有任何事实根据。按照原审法院认定的户籍资料确定的卢秋合的出生日期为1988年10月11日,而卢秋合的长女卢晓旋的出生日期为1997年10月13日,有卢晓旋的公民身份证佐证。那么,难道说卢秋合9岁的时间就生育了大女儿卢晓旋吗?卢秋合9岁时没有生育能力,也没有结婚,更不可能生育小孩,所以说原审法院对犯罪主体“卢秋合”公民的自然人身份没有调查核实清楚。此处证据出现存疑和缺陷。

2、毒脏的数额没有查清楚,毒脏的去向不明。本案中卢咱么没有交待毒脏数额。卢秋合也没有交待毒脏数额,李小兵虽然交待了毒脏数额,但是与江子龙、邹国平交待的毒赃数额不一致。数十万元的毒赃,卢秋合讲取出来交给卢咱么了,卢咱么称是帮助卢秋合取的款。案件的基本事实没有查清。

3、关于毒品的数量,事实不清,证据不足。本案中,邹国平、卢咱么、卢秋合、江子龙、李小兵均没有交待2014年9月11日交易的毒品数量,没有秤量。2014年9月14日李小兵供述称:自己从20公斤冰毒里取出一些装在自己的背包里,又拿了一些吸食。在去岳阳途中与姜勇、王海波二人有共同吸食行为。2014年9月12日侦查机关查获的检查笔录和扣押清单记载为:4袋4.05千克;10袋10.2千克;6袋6.05千克,合计20.3千克(20300克)2014年11月25日襄阳市公安局毒品检验鉴定中心出具鉴定结果:冰毒16袋16019.6克,含量79.14%;冰毒4袋4002.4克,含量78.64%,合计秤量20022克(20.022千克)。毒品数量没有秤量笔录,前后相差多达278克。是有掉包现象还是送错毒品?难以排除合理怀疑。

4、视听资料中查获的毒品照片和取款截图没有文字标注。卷宗第961页毒品照片没有标注缴获照片的制作时间和缴获毒品的时间,照片是否与原物核对一致没有说明。卢秋合取款截图的制作时间和取款时间没有标注,录像的取得方式以及截图是否与原录像核对一致没有说明,证据不强。

5、毒品的交接、转换,证据不充分,红色行李箱怎么变成的黑色行李箱?黑色行李箱怎么变成了一个提包和两个纸盒子?毒品交付检验时,为什么少了278克?等等这些情况难以排除合理怀疑。本案中涉案毒品20.3千克的交接和转换有五次,分别为:第一次毒品交接是2014年9月11日在广州市惠来县汽车站附近的道路上,由卢秋合代领阿尤去见江子龙,见到江子龙,阿尤把一只红色的行李箱交给江子龙。第二次是在广州市广园客运站天桥下。2015年1月14日李小兵供述笔录第6页卷宗815面:在汽车站天桥下面汽车站一个棚子里江子龙的一个朋友将一个黑色的箱子(行李箱)给我,之后我们就分开了。第7页卷宗816面:我不知道江子龙的那个朋友叫什么名字,只见了一次面。第三次是2014年9月12日在岳阳市区红绿灯处。侦查机关查获的是:一安踏鞋盒内装4袋4.05千克、一大盒子内装6袋6.05千克,黑色提包内装10袋10.2千克。另有姜勇、王海波的供述:两三个纸盒子,或者一个黑色提包、两个纸盒子。第四次是毒品送检时在枣阳市公安局的交接,本案中毒品扣押时签名的保管人是李伟,毒品送检时标明的委托人是魏强、张永。卷中没有李伟办理的毒品出入库手续,也没有李伟与魏强、张永的毒品交接手续。第五次是魏强、张永送交检验在襄阳市毒品鉴定检验中心的交接,中间又有1次转手,没有交接清单和交接比对笔录。首先是数量不对,如前所述毒品相差278克;其次是时间不对,(2014)第032号鉴定聘请书标明时间为2014年10月8日,卷宗第1089页襄公毒鉴字(2014)第032号《毒品检验意见书》标明委托时间为2014年9月18日,毒品是何时交付鉴定的?毒品有没有封装?无法确定。

从第二次陌生男子交给李小兵行李箱由红色变成黑色,行李箱有没有掉包?到李小兵接到行李箱后,事隔一晚,行李箱如何变成了一个背包和两个纸盒子?是行李箱已经处理还是背包与纸盒子另有交易?第三次没有秤重记录和使用计量工具的说明,也没有毒品保管人李伟的入库、出库记录。第五次没有办案人员的上、下手的交接清单和比对记录,也没有交付鉴定的交接记录和比对笔录,并且时间、数量均出现重大错误。是不是交付的毒品张冠李戴交错了毒品或者是不慎混杂了?

上述物证与其他证据不能相互印证,不具有确定性、排他性和唯一性,所以不能作为定罪的依据。

6、毒品的查封、保管存在重大问题,难以排除合理怀疑,应当审慎或者依法排除对这些证据的适用。

(1)2014年9月12日《检查笔录》开始标明侦查人员为张永一人,记录人员为马超一人,结尾签名却为侦查人员张永、马超二人 记录人员为张永一人,前后自相矛盾。侦查人员检查时没有出示搜查证或者警官证,对检查过程进行了录像、拍照,而录像、拍照人员却没有署名,内容不实。应当审慎或者排除对这些证据的适用。

(2)一份《检查笔录》和五份《扣押清单》见证人均为李原。李原,住湖北省枣阳市南城办事处光武路74号,见证人李原怎么可能与侦查人员一起到几百公里以外的现场去做见证?经了解,李原是公安机关雇佣的协警,由办案机关聘请的协警作为见证人,无法保证办案的公正性。不符合我国刑事诉讼法司法解释第67条关于见证人的规定。应当依法排除对这些证据的适用。

(3)毒品是2014年9月12日扣押,签名的保管人是李伟,但是卷宗中没有称量笔录,没有封装笔录,也没有封装入库记录。毒品聘请鉴定时间是2014年10月8日。间隔期间长达26天,毒品没有封装,没有入库,毒品在哪里保管?难道随意丢放在办公室或者其他地方?有没有掉包、混杂或者丢失?难以排除合理怀疑。以上做法违反了我国刑事诉讼法第54条关于收集物证、书证的规定,应当依法排除对这些证据的适用。

7、毒品的鉴定程序和鉴定资格存在问题。接交毒品没有交接对比清单和称量笔录,32号《毒品检验意见书》没有述明怎样提取检材的过程,提取的检材量是多少,以及鉴定过程。鉴定的毒品虽然是同种属,但是接交的毒品不一定是涉案毒品,毒品检验意见书只对所送检的检材有效。毒品的检验机构是否具有鉴定资质?鉴定人是否有鉴定资格、鉴定能力和专业技术水平?鉴定检验设备、电子秤是否合格?《毒品检验意见书》中没有附页说明。不符合我国刑事诉讼法第119条、120条和刑事办案规则的规定。

二、原审在客观方面认定事实错误。

1关于“卢秋合”是否于2014年9月11日贩卖冰毒 20余千克的事实无法证明。本案中卢咱么(翻供)、邹国平、李小兵、江子龙的口供不具有“排他性、唯一性和确定性”。多名被告人的供述笔录自相矛盾,根据证据显示,卢秋合有介绍毒品、受蒙蔽代替他人参与毒品交易谈判的情节,并没有直接贩卖毒品的充分证据

2、原审公诉人在依法审查查明中曾经两次说明被告人卢秋合向被告人卢咱么转达邹国平要货后,卢咱么安排江子龙送货。这一事实在证据上均有充分反映,不知何故,原审法院居然毫无理由地否认这一事实,作出了违背事实的相反认定。且原审法官也亲自提审过卢秋合,明知卢秋合在此案中起介绍和帮助作用,并不是主犯,也不是罪大恶极的犯罪分子。
    三、原审法院在程序处理上存在错误和不当的情况

1、原审法院丝毫不考虑辩护律师的辩护意见,既不调查事实真相,也不尊重客观事实。主观臆断,闭门驳辩后,即草率下达了判决书。对辩护律师在《辩护词》中的12条辩护意见,仅做了7条驳回,且不说明驳回的理由和依据。原审法院的大职权主义,着实令人难以信服。

2、有密切关联的涉案重要嫌疑人阿尤、刘必权、杨秀、朱雪峰、朱国民、洪哥等漏网之鱼,未抓捕归案,也未落实犯罪。这种情况也会影响到其他犯罪嫌疑人的定罪量刑,也可能会导致错判误杀。希望能够引起二审人民法院的足够重视。

3、根据我国刑事诉讼法第54条规定和最高人民法院的刑事证据排除规则,本案中有非法证据需要排除。非法证据排除后,证据缺失,证据链条断裂,剩余的供述笔录就成了孤证。相对孤证不能定案。以孤证和没有关联的证据来证明犯罪事实,无法达到“充分”的程度。

(1)本案中对卢秋合的讯问笔录存在讯问人代签被告人姓名问题。(一) 卢秋合在2014年11月21日和2014年12月20日的两份讯问笔录下的签名是卢秋合自己的签名(讯问笔录告知卢秋合是文盲,不会签名,此处却出现了文盲的自己签名。笔录全部是宣读的,其对宣读的笔录无法核实);(二)卢秋合在2014年11月17日和2015年1月14日的两份讯问笔录下的签名是全部代签,谁代签?没有注明。讯问人未经本人同意是否可以代签?讯问人是否依职权可以代签?笔录结尾讯问人注明:以上笔录念我听过,和我讲的一样。因为卢秋合不识字,是文盲。我们已把笔录向其宣读过,经其核实无异议。(是否和我讲的一样?卢秋合是文盲,其对宣读的笔录怎么核实?)不能排除对以上笔录内容真实性的合理怀疑。                                   

(2)本案中对犯罪嫌疑人采取冻、饿、不让休息等变相刑讯逼供、有嫌疑的讯问笔录有九处:(一)2014年11月21日1时42分至4时20分在枣阳市公安局禁毒大队对卢秋合的讯问;(二)2014年9月12日18时18分至22时16分在岳阳市岳阳楼公安分局执法办案中心对李小兵的讯问;(三) 2015年元月15日9时50分至12时53分在枣阳市看守所对李小兵的讯问;(四) 2014年9月19日23时38分至2014年9月20日2时34在枣阳市公安局刑警大队询问室对李小兵的讯问;(五)2014年10月23日20时30分至22时33分在洪湖市公安局办案中心对邹国平的讯问;(六)2014年10月24日8时15分至13时55分在枣阳市公安局刑警大队讯问室对邹国平的讯问;(七)2015年元月14日10时12分至12时23分在枣阳市看守所对邹国平的讯问;(八)2014年9月13日21时54分至22时54分在枣阳市公安局刑警大队对姜勇的讯问;(九)2015年1月19日10时10分至12时23分在枣阳市公安局看守所对姜勇的讯问。

以上的讯问笔录时间有些是在傍晚,有些是在半夜零点,有些是在中午时分,这些时间应当是被告人的休息和吃饭时间。特别是案卷反映邹国平、李小兵等人是吸毒的,讯问笔录时,被告人的供述可能存在毒瘾发作的精神状态。
  四、本案在主观方面,原审法院认定事实错误。

1、“卢秋合”没有贩卖毒品罪的主观直接故意主观恶习较小,不是罪行及其严重的犯罪分子。根据卢某某、卢咱某、邹某某、李某某的供述和交待,可以证明以下事实:卢咱么丈夫卢俊龙欠邹国平8万元钱,经索要没有及时偿还。卢俊龙被抓后,邹国平再次向卢咱么催款并联系购买毒品,卢咱么担心邹国平以货(毒品)抵债,就通过嫂子卢秋合与邹国平联系。卢咱么对邹国平讲,这次是卢秋合的“货”。让卢秋合代替自己与邹国平进行交易,对此,卢秋合并不知情,事事处处都要询问、请示卢咱么,邹国平也误认为是卢秋合的“货”,其实是卢咱么的“货”。由于毒品交易的隐蔽性,卢咱么及邹国平没有告诉卢秋合“货”是什么东西,所以卢秋合一直蒙在鼓里,对双方交易毒品的事实并不知情。因此,卢秋合没有贩卖毒品的主观直接犯意,主观恶性不大,不是罪行极其严重的犯罪分子。

2、“卢秋合”(卢咱么指挥并通过卢秋合被动的帮助行为完成交易)始终处于被动帮助贩卖毒品的地位,系从犯。同时也是初犯、偶犯、帮助犯。特别是卢秋合有坦白交待、积极揭发他人犯罪、配合公安机关破案、想立功的意思表示。根据邹国平、李小兵、卢俊龙、卢秋合、卢咱么的供述和交待,购买毒品均是邹国平和李小兵主动联系并要求购买的。以前是与胖子卢俊龙联系和交易的,现在知道卢俊龙被抓,邹国平急于收回8万元的债权,多次向卢咱么催款并联系毒品交易。因此,卢秋合、始终处于被动状态,不是贩卖毒品的首要分子。特别是卢秋合有坦白交待、积极检举揭发他人的立功表现。卢秋合曾经向办案机关供述了提供毒品的人叫阿尤,是相邻的陆丰县人,卢秋合知道其准确住址,并愿意协助办案机关抓捕阿尤。但是办案机关因为办案机密等客观原因,没有实施抓捕行动。

3、卢秋合有坦白交待、积极揭发他人犯罪的情节。对将来抓捕毒枭,破获毒品大案将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所以,司法机关对卢秋合的量刑应当审慎,以司法智慧妥善处置(比如判处死缓)。卢秋合曾经向办案机关供述了提供毒品的人叫阿尤,是相邻的陆丰县人,卢秋合知道其准确住址,并愿意协助办案机关抓捕阿尤。但是遗憾的是,办案机关消极敷衍,没有及时实施抓捕行动。卢秋合的存在,必然使制毒、贩毒的毒枭阿尤寝食难安,如坐针毡,对将来公安机关抓捕阿尤,捣毁制毒老巢,破获毒品大案,发挥至关重要的作用。

五、我们打击毒品犯罪,既要准确打击犯罪,又要尊重客观事实,确保刑事案件质量。尊敬的二审法官:面对满脸无奈和苦苦哀求的卢妙莲,此案定有冤情!

综上所述,本案中,除了有罪指控的证据本身相互矛盾、疑点重重而且无法排除外,案件本身还有很多让人匪夷所思、百思不解的地方。非法证据排除后,证据链条断裂,证据不能达到确实、充分的程度,指控上诉人涉嫌贩卖毒品罪的基本事实不清,不符合我国刑事诉讼法第53条的规定,因此,恳请二审人民法院根据上诉人的客观情况,依法改判或者将此案发回重审。

 

上诉人(签名):卢秋合

2016年6月24日

六、二审人民法院意见

    二审人民法院经过卷面审理、审查,询问原审辩护律师,提审被告人,认为本案事实不清、证据不足,将此案发回原审人民法院重新审理。

 

 

枣阳律师专家网

QQ在线

在线咨询

13597498981

添加微信

扫描添加微信